Amarcord

你不觉得她很适合匆忙奔跑过一片夏季的星空吗?🌃

【出租车司机×热天午后】Opportunity


把Sonny Wortzik拐回家是Travis Bickle自以为除了“营救”Iris以外干过的最值得的事情。

事实上他和这个年轻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——第一次,他在布鲁克林区的一个脏乱差的街角载上了Sonny,然而Sonny一直撑着脸盯着车窗外面看,Travis也就没有主动搭话。
第二次,几乎在同一个地方,Sonny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拉开他的车门,Travis慢慢启动了车子,等后座上的家伙坐稳了才开口:“嗨,我前段时间载过你。还记得我吗?我叫Travis。”

Sonny如同从梦中惊醒一般睁大眼睛(惊人的大眼睛,真要命。Travis暗暗地想。),犹豫了那么一两秒钟,然后脸上出现了一丝迷茫的笑意:“我记得你。我是Sonny。”有了一个还不错的开场,接下来他们就自然而然地聊了起来——Travis和Sonny说起参议员Palantine,说起自己是如何想把Palantine干掉又没成功,说起自己的“捣毁淫窝的光英雄事迹”,说起脏兮兮的街道,说起街道上随处可见的垃圾……而Sonny时不时地低声附和两句。当他们到达目的地后,Sonny手忙脚乱地从贴身衣袋里掏钱。(他穿了一件不合时宜的厚西装外套。他会中暑的,他额头上都是汗。)当他把几张皱巴巴的纸钞递过来以后,Travis问道:“今天很热。为什么还穿着这样的衣服?Sonny抓了抓头发,带着困惑的表情: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……也许这让我感到安全。”见年轻的司机没有接钱的意思,他把纸钞塞进对方手里。

Travis突然又开口道:“我们很久以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?”

Sonny愣了一下,紧接着撂下一句不着调的话:“是的,也许吧,但那并不是很久之前。”说完他就匆匆地走开了。Travis站在原地,用手指捋平纸钞上的褶皱,这纸钞还带着前任主人体温,而它们纠结地拧作一团的样子也和前任主人极其相似,一个矛盾的集合体。有趣的Sonny。

第三次见面就有些莽撞了。那时Travis正准备收工回家,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闯入他的视野。那是Sonny,这次他只穿了一件白衬衫,袖口和领口都咋咋呼呼地敞开,随风飘荡像投降的白旗。事实上他从头到脚都是一副挫败相,Travis上前架住他的胳膊时闻到轻淡的酒气。(这就喝醉了?Travis觉得不可思议。)一开始他像对待一般的醉酒乘客那样把他扔在后座,可当他返回驾驶位他又后悔了——于是又下车,把迷迷糊糊的年轻人安置在副驾驶位上,扣好安全带,然后缓缓启动车子。Sonny安静地侧着脑袋,绚丽的霓虹灯光滑过他的眼睑,脸颊和嘴唇,他的睫毛聚成两道阴影。Travis决心认真开车不再看副驾驶那个家伙,但他还是忍不住用余光打量Sonny。Sonny现在正晕得厉害,Sonny没办法告诉别人自己住在哪儿(但Travis认为他是不想回家才不说),Sonny需要找个地方清醒。那最好的答案就是,Travis把他带回家。

接下来事情就开始往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了。

Travis知道这个小个子的性格肯定不像他的外表一样大条,却没想到他比自己预估的还要……还要“柔软”一些。Travis脱去他的衬衫,裤子,亲吻他的脖颈,揉捏他的乳头,Sonny半推半就地任他摆弄。结果,Travis给他扩张的手指刚伸进去两根,Sonny就眼泪汪汪地向他抱怨这太疼了,让Travis猝不及防又觉得有点好笑,只好一边吻着他的眼睛一边放缓手上的动作。Sonny渐渐增温泛红的脸颊和细碎的喘息让Travis永世难忘,而在最后一个深入时Travis如愿以偿地吻到了Sonny泛着水光的嘴唇。

第二天早上,Sonny在狭窄的单人床上醒来——当然是在被剥得精光,浑身遍布可疑痕迹的情况下。Travis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吃着最简单的早餐,一转头就遭遇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。他只好放下手里的叉子。

“呃……你睡得好吗?”
Sonny点点头又摇摇头。
“我想我懂你的意思了。”Travis眨眨眼睛,“你昨晚的一脸陶醉的表情真是……”他没敢再继续说下去,在他瞥到气鼓鼓的活像只暴躁松鼠一般的Sonny之后。Travis开玩笑地举起手作投降状:“好吧,好吧,你赢了。”他的脸笑得像发皱的苹果。Sonny也跟着他不着调地笑起来。他们两个都很久没有这样笑过了。

评论(16)

热度(26)